在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征程上邁出新步伐——專家解讀中央農村工作會議精神

2018-12-30 08:25 來源: 新華社
【字體: 打印

新華社北京12月29日電 題:在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征程上邁出新步伐——專家解讀中央農村工作會議精神

新華社記者董峻、于文靜、胡璐

中央農村工作會議29日在京閉幕。2018年是鄉村振興戰略開局之年,年末召開的這次重要會議研究部署了哪些農業農村重點工作?下一步如何發力?記者第一時間采訪了有關專家,深入解讀會議精神。

聚力完成明后兩年“三農”硬任務

會前,習近平總書記對做好“三農”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對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完成的硬任務,適應國內外環境變化對我國農村改革發展提出的新要求,統一思想、堅定信心、落實工作,鞏固發展農業農村好形勢。

這次會議的重要內容,就是研究落實明后兩年“三農”工作必須完成的硬任務。硬任務有哪些?會議強調,打贏脫貧攻堅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

同時,作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頭一場硬仗,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也是會議明確的另一項硬任務。

此外,在確保國家糧食安全和重要農產品有效供給方面,以及在農村改革、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等領域,會議也提出一系列硬任務。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經濟研究部部長葉興慶說,把這些方面明確為硬任務,既是因為相對城市和農村其他領域來說,這些方面明顯滯后,也是因為這些方面關系到農民福祉、經濟社會發展全局。只有把硬任務完成好,才能切實增強農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保證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成色和含金量。

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國祥說,不讓一個貧困群眾落下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標志之一,改善農村人居環境是新時代賦予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新內涵,確保糧食安全和重要農產品有效供給是我國農業最重要的經濟社會職能。這些硬任務關系經濟社會發展全局,必須攻堅克難,取得實效。

到2020年只有兩年,完成這些硬任務需要在哪些方面聚力攻堅?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經濟與發展研究所研究員劉合光說,要統籌安排好各項硬任務,建立穩妥有序推進的激勵督導機制,做到目標明確、步驟清晰、責任到位、激勵相容、部署妥當、督導有力。同時,把能干的隊伍部署到完成硬任務的第一線,突破硬任務的核心難點;以財政資金為引領,發揮社會資源的積極性,合理匹配項目投入。

“用兩年時間完成這些硬任務是一場攻堅戰,攻堅戰就要有攻堅戰的打法。”葉興慶說,“必須真正把這些硬任務放在首位,盡銳出戰,聚力攻堅,大幅增加投入。同時,調動農民的積極性,激發內生動力。”

聚焦部署農業農村優先發展舉措

這次會議討論了《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干意見(討論稿)》。專家認為,會議討論的這份意見,通過各項工作部署,把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要求進一步落到了實處。

“百業農為先,農興百業興,世界各國皆通此理。”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朱信凱說,“農業不是一個落后的產業,而是一個集技術、經濟、政治和國家安全于一體,伴隨和支撐社會發展進步的多功能型永恒美麗產業;農村也不是貧窮和落后的代名詞,而是一個有山有水有希望的美麗田園和安居樂園。”

他認為,要遵循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鄉村振興戰略總要求,融合城鄉發展空間,優化鄉村發展布局,分類有序推進鄉村振興。

同濟大學經管學院教授程國強說,我國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最為突出的在農村。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是解決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必然要求,也是應對國際政治經濟格局深刻變化的挑戰,保持經濟社會持續穩定發展的基礎支撐。

如何把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要求落到實處?去年末的中央農村工作會議已提出,在干部配備上優先考慮、在要素配置上優先滿足、在公共財政投入上優先保障、在公共服務上優先安排。這次會議討論的文件對“四個優先”作出進一步部署。

程國強表示,落實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要求,關鍵是建立政策支撐體系,核心是建立投入保障機制,使資金和各類社會資本投向農村。同時,動員和鼓勵社會力量和投資主體積極參與。政府要引導和支持,但不能代替農民決策,更不能違背農民意愿搞強迫命令。要充分調動廣大農民群眾的積極性、主動性,真正讓他們成為鄉村振興的參與者、建設者和受益者。

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教授孔祥智認為,實現黨的十九大提出的到2035年基本實現現代化的目標,必須實現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否則將拖整個國家現代化的后腿。要在資金分配、公共投資和政策制定上優先滿足農業農村發展需要。同時,進一步破除體制機制障礙,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的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加快推進鄉村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推進新一輪農村改革增添鄉村振興新動力

推進新一輪農村改革是這次會議研究的重點內容之一。會議提出,要全面深化農村改革,進一步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創新農業經營方式,完善農業支持保護制度。

專家表示,我國改革是從農村拉開序幕的,對農村改革作出新部署,既是對改革開放40周年的最好紀念,也是促進鄉村振興的迫切需要,將為農業農村現代化繼續增添新動力。

“今后農村改革的主線依然是處理好農民與土地的關系。”葉興慶說,“土地制度既關系到農業生產、農村新產業新業態發展,也關系到農民進城、工商資本下鄉,還關系到農村金融,牽一發而動全身,是農村各方面改革的‘牛鼻子’”。

李國祥認為,在守住底線前提下充分發揮市場機制配置土地資源作用,有助于集約節約使用農村土地,提高農地配置效率,打破農地要素瓶頸制約,激活鄉村振興其他資源要素,促進農村產業體系、生產體系和經營體系發展。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應調動廣大農民探索創新的積極性,既不能因為擔心失敗而捆住基層手腳,又不能盲目突破紅線底線走上歪路。

朱信凱最看重糧食安全戰略的轉型與改革。他說,糧食安全始終是關系國家自立、社會穩定和國民經濟發展的全局性重大戰略問題。我國城鄉居民食物消費結構已發生深刻變化,要在確保糧食產量不下滑、結構更合理、質量有保障的同時,強化棉油糖、肉蛋奶、果菜茶、水產品的綜合供給能力,不斷完善糧食安全和重要農產品供給保障的政策體系。

劉合光表示,新一輪農村改革要堅持四條標準:一是契合農業和農村特點,實事求是推進改革;二是兼顧國家、集體、農民三者利益,通過改革增強國家綜合實力、集體可持續發展能力、農民獲得感和幸福感;三是調動農民積極性,讓農民真正成為農村改革的主人;四是解放農村社會生產力,破除阻礙發展的各種約束。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韓昊辰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